2019下半年經典導讀:訪談曾國祥老師

台灣法理學會經典導讀訪談

受訪者:曾國祥(中央研究院人文社會科學研究中心)

訪談人:陳弘儒(國立清華大學通識教育中心)

日期:2019年12月12日

陳弘儒:

非常謝謝曾國祥老師擔任我們經典導讀的導讀人。這一次要導讀的書目是Michael Oakeshott的On Human Conduct。在開始進入主題之前,是否請老師先跟我們簡單介紹一下自己的學術背景、研究領域與近期的研究主題,當然若老師認為有其他相關內容也可以跟我們分享。

曾國祥:

我大學讀的其實是法律,1987年從東海法律系畢業,服完兵役後因緣際會考取台大政治學研究所,受到陳思賢教授的啟蒙,開始對西方政治思想產生濃厚興趣,碩士論文主題為「政治義務:思想史的起源與當代討論」。1993年僥倖通過教育部公費留考,負笈求學,前往英國倫敦政經學院政府系攻讀博士學位,博士論文主題即是Michael Oakeshott。我的研究領域主要包括:政治思想史、政治理論、比較政治思想以及歷史哲學;長期以來一貫的研究方向,則是嘗試吸納保守主義、社群主義、乃至於共和主義的思想資源,來豐富我們對於自由主義知識版圖的認識。基於此,最近幾年的研究重點是透過港台新儒家、尤其是牟宗三的哲學視域,來思索自由民主制度與儒家社會生活方式和政治德行相結合的可能性。

陳弘儒:

是什麼樣的原因(或事件)讓您走入政治思想的領域?

曾國祥:

比較直接、但短暫的影響是陳思賢教授的啟發;比較間接、但長遠的原因,則應該是和自己的個性以及對待生命的態度有關。在個性上,據說西方近代著名的大哲學家有不少人是金牛座,例如康德、休謨與馬克思等等;而我自己剛好是金牛座,典型的工作狂,甘願一輩子全心全意只做一件事情。

陳弘儒:

老師在2018年出版了Michael Oakeshott一書(聯經出版),非常適切地可以問老師這個問題:Oakeshott對於您的意義是什麼?

曾國祥:

的學術專長,從另一個角度來說,是英國政治思想史。我在過去很長的一段時間,嘗試從懷疑論的角度來建構英式自由主義的思想傳統。在這個傳統裡法治與自由扮演極其重要的角色。我喜歡休謨(David Hume)與柏克(Edmund Burke),甚過盧梭(Jean Jacques Rousseau)。就好比有人說:休謨是比柏克「更哲學」的思想家,Oakeshott有關法治與公民聯合體的闡釋,其實也遠比海耶克(Friedrich Hayek)「更哲學」。不過他所繼承的(黑格爾主義)哲學傳統顯非當代主流(分析哲學),而他的文字也過於「文學化」,很不容易閱讀。

也因此,雖然曾被盛讚為英國從約翰密爾(J.S. Mill)、甚至柏克以來最具原創性的政治哲學家,Oakeshott的作品卻長期受到華語學界的漠視。沿著歐克秀對自由、行動與道德條件所展開的哲學探索,我在聯經出版的小書中,試著以深入淺出的方式,闡釋了Oakeshott著名的「公民聯合體」理念之歷史深意及其對法治原理所提出的哲學解析。藉此,本書希望達成的目標有二:一方面是重新確認歐克秀在當代政治理論中的重要地位,二方面則是通過他的思想視野,釐清自由主義、保守主義、社群主義與共和主義等政治思潮之間的複雜關係。

陳弘儒:

如果有人對於Oakeshott有興趣,你覺得他們可以從哪些書籍著手?以及是否有推薦的二手閱讀文獻?

曾國祥:

聯經的專書中,我大致整理了中外學界有關Oakeshott研究重要的二手文獻,有興趣的讀者可以進一步參酌。

陳弘儒:

謝謝老師,我自身也從這本「小書」獲得許多啟發!此外,是否可以推薦幾本對你思想影響深遠的書籍?

曾國祥:

我自己迄今沒有形成什麼思想,但影響我的學術志向與研究路徑比較深遠的書籍,可能還是Oakeshott的On Human Conduct以及Rationalism in Politics and Other Essays。近期為了從比較政治思想的角度,思索儒家與倫理民主的關係,進而彰顯台灣政治思想傳統的泛自由主義性格,及其與中國大陸(反自由民主)的政治儒學與天下論述之間的強烈對比,我反覆閱讀牟宗三先生的《政道與治道》以及《歷史哲學》。

陳弘儒:

非常謝謝老師百忙之中接受我們的訪談,很期待您對於Michael Oakeshott的導讀,也歡迎各位朋友可以一起參加2019年12月17日晚間的法理學經典導讀,地點在台灣大學法學院霖澤館1304教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