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台灣法理學會年度學術研討會主題演講:Sara Friedman訪談

friedman本週六,台灣法理學會將在東吳大學法學院國際會議廳舉辦「2018台灣法理學會年度學術研討會暨會員大會」(會議網址在此!!),內容主題非常有趣,歡迎各位參加。今年的主題演講,我們邀請到Sara Friedman教授(Indiana University, Bloomington),為我們提供人類學觀點的主權考察。在研討會開始之前,特地邀請到Sara Friedman教授進行一段小訪談,討論她的進入人類學研究的契機、本次主題的背景以及自身研究與「法釋義學」(doctrinal study of law)之間的可能交流。非常謝謝Sara Friedman教授在百忙之中,抽空接受訪談。本次的研討會主題為「法律與文化」,探討的主題非常多樣。雖然報名已截止,但我們非常歡迎對於會議主題有興趣的朋友一起參與。

  • 受訪者:Sara Friedman(The Department of Anthropology, Indiana University- Bloomington)
  • 訪問人:陳弘儒(台灣法理學會秘書長/ 中研院法律所博士後研究人員)
  • 日期:2018年4月17日

陳弘儒:請問你進入人類學研究的契機是什麼?

Sara Friedman:我念人類學其實跟台灣有很緊密的關係。我生長於紐約,在大學主修東亞系,然而在當時沒有特別學習人類學課程,有修習文學與歷史等等。從大學畢業之後,我先到上海工作,之後便遇到了六四天安門事件。之後我就到了台灣,所從事的工作也跟人類學沒有關係。然而,當時在台灣我參與了婦女新知的讀書會「歪角度」,因此開始從人類學、女性主義去思考一些基本課題。當時也會撰寫一些報紙文章,進行某種社會觀察,也因此開啟了對於人類學視野的興趣。

有趣的是我本身是美國人, 但是我自己的GRE是在台灣考試的,之後申請進入了康乃爾大學(Cornell University)的人類學研究所,並且在那裡完成了博士學位。

陳弘儒:說說你對於本次研討會主題演講的設定背景吧,使用「aspirational sovereignty」的想法是如何產生的?

Sara Friedman:我的持續性的研究領域是從人類學視野考察台灣與中國的移民,例如在2015年出版的Exceptional States- Chinese Immigrants and Taiwanese Sovereignty一書,雖然是用兩年時間寫作,但是前前後後大概花了十年的時間進行資料收集與分析。在這個主題的研究下,我漸漸發現在相關議題上,不論是新移民、非政府組織(NGOs)或是政府官員在思索自身面對移民議題的態度上隱隱約約跟一個關鍵概念相連結,那就是主權(sovereignty)。主權這個概念多數是屬於政治學、政治哲學的領域,然而我認為透過人類學視野可以給我們更豐富的想像,因為我們可以見到從新移民或官員身上,他們如何去實踐或是執行自身的主權想像,以及主權觀念如何形塑他們自身的定位,這是個非常有趣的課題。這也是我將本次演講主題訂為「Aspirational Sovereignty and Human Rights Advocacy: Law and the Reach of the Taiwan State」的原因。至於我會如何闡述這個主題,希望大家可以來本次年會現場一起參與。

陳弘儒:你如何將自身人類學視野的研究與法學相連結?

Sara Friedman:基本上我認為有兩個層次。第一個層次是比較偏向法律實踐的部分(例如在政策倡議與擬定上)我會參與跟觀察非政府組織在移民權利上的倡議意見以及注重修法版本的細節。在修法或制定法律的層次上,細節是重要的,因為細節之確認往往需要具體而微的知識以及邏輯。而由於我是做人類學式的考察,所考察的視野較為宏觀,因此在這過程中我也學習到許多。除了移民權利的議題之外,另外一個部分有所聯繫的則是同志家庭,這在台灣當前是個很重要的議題,而我相信人類學對於家庭與婚姻制度的考察可以在這部分提供很大的背景知識。第二個層次是跟學者合作寫文章,這部分的體驗非常有趣,例如將文章投稿到法學期刊等等。我印象中,最大的體驗是對於引註的要求。有些我認為是common sense的陳述,但是編輯會希望要有引註。從這也可以看得出去相異知識學門在學術產出過程尚的有趣之處。

陳弘儒:Sara教授,非常謝謝你今天可以接受訪問,很期待本週六的主題演講。

Sara Friedman:謝謝弘儒,很高興可以在台灣法理學會的研討會上,帶來我從人類學視野考察主權相關議題的初步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