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年12月06日(二)Rudolf von Jhering《占有意思:兼批判主流法學方法》經典導讀活動

歡迎參加 12/6(二)法理學經典導讀,由東海大學法律學系李君韜助理教授為我們導讀Rudolf von Jhering《占有意思:兼批判主流法學方法》:

Rudolf von Jhering:《占有意思:兼批判主流法學方法》
Der Besitzwille. Zugleich eine Kritik der herrschenden juristischen Methode
時    間:105年12月6日(二) 19:00-21:00
地    點:臺灣大學法律學院霖澤館1301視聽教室
主持人:王鵬翔 (中央研究院法律學研究所副研究員)
導讀人:李君韜 (東海大學法律學系助理教授)

本活動無須報名,請有興趣的朋友準時入場參加!

簡介如下(感謝李君韜老師提供):

提到耶林 (Rudolf von Jhering, 1818-1892),相信大部分的法律人並不陌生。作為十九世紀後半取得世界性影響力的德國法學家,耶林不僅發表過激勵人心的《為權利而鬥爭》,更提出了「權利乃法所保護之利益」的劃時代界定,並據此實現他追求的目標:「經由羅馬法,超越羅馬法」。在法釋義學上,耶林的締約過失理論被公認為重大的發現。

本次導讀的文獻《占有意思。兼批判主流法學方法》,涉及了德國法學界自薩維尼《論占有》於1803年出版後的一項熱門議題。由於羅馬法在當時是作為「共同法」(gemeines Recht) 而為有效法源,羅馬法的占有也就構成了討論的基礎。在羅馬法傳統中,向有「占有」(possessio) 與「持有」(detentio) 的區分(以租賃關係為例,僅出租人為占有人,承租人則為持有人)。占有人享有占有保護,持有人則否。不過,質權人、永佃權人、爭訟物保管人與容假占有人 (precario accipiens),雖然性質上為持有人,在羅馬法上卻享有占有人的地位,獲得占有保護。這些基本規則與例外,成了一千多年來占有制度相關探討中必須面對的難題。以薩維尼為代表的十九世紀通說認為,占有與持有的區分標準在於,占有人具有「所有人的意思」(animus domini),至於質權、永佃權當中的占有關係則被稱為「傳來占有」,為占有保護的例外情況。

或許是傳統學說的影響力過於強大,耶林一直到晚年,才基於四十餘年的探索寫成這部五百多頁的專論。他強調,在占有意思的問題上,可以清楚呈現出他提倡的「利益思想」與通說基於「辯證方法」而建構的主觀理論的對比。基於利益思想,耶林考察了占有與持有在羅馬法當中的起源、發展及其社會條件,並且指出,羅馬人從一開始就是基於客觀的法律關係來決定何人應享有占有保護,由此也才能為所謂「傳來占有」提供更為合理的解釋。耶林在書中不僅針對薩維尼的主觀理論提出無情批判,更大膽挑戰(作為法源的!)羅馬法學家保羅 (Paulus) 的見解,認為後者提出的占有意思界定,是一種失敗的建構,與羅馬法中的「法」相互牴觸。最後則考察中世紀以後的持有概念發展史,將持有概念進一步區分為「自益性的」(seblstnützig) 與「代管性的」(prokuratorisch) 持有,並且指出,持有概念在歷史發展中逐漸消亡,從晚期羅馬法到近代法典,已逐漸承認「自益性的」持有人可獲得占有保護。在這裡我們看到,耶林所提出的概念區分,已經非常類似於現行民法中關於直接占有人、間接占有人與占有輔助人的劃分。這本經典不僅讓我們看到耶林如何將他的法學方法運用於法釋義學的討論,也有助於我們了解現行民法與羅馬法傳統間千絲萬縷、錯綜複雜的關聯。

20161206%e5%ae%a3%e5%82%b3%e7%85%a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