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與立法原理》導讀人訪談

導讀影音導讀講義活動剪影

台灣法理學會經典導讀訪談

受訪者:陳建綱(政治大學政治學系)
訪談人:陳弘儒(台灣法理學會秘書長、清華大學通識教育中心助理教授)

陳弘儒:請陳老師簡單介紹一下自己的學習背景、研究領域與旨趣等。

陳建綱:

我大學就讀暨南大學公共行政學系,在課程中對姚朝森老師開授的西洋政治思想產生興趣,所以報考研究時,就選擇政治思想組。在中山政研所求學時,受到曾國祥教授的啟發,對於社群主義共和主義建立初步的認識。服完兵役之後,到倫敦政經學院政府系攻讀博士,在Paul Kelly教授的指導下,博士論文主要探討David Hume與效益主義(Utilitarianism)的理論連結。返國任教至今,一直都是以效益主義為研究主題,近年來特別聚焦在邊沁的政治哲學。

陳弘儒:是什麼樣的原因讓你成為哲學家(政治哲學家)

陳建綱:

主要的原因是我在學生時期遇到幾位很好的老師,他們都啟發了我對於政治哲學的熱愛。政治哲學是從抽象的哲學層次來理解與反思人類的政治生活,這樣的工作在台灣當前的主流價值之下,有時會被認為是不切實際甚至緩不濟急的。但在自由民主社會常見的公共討論中,規範性的價值論辯是非常關鍵的一環,這也是政治哲學的主要工作。

陳弘儒:為何選擇邊沁(Jeremy Bentham)作為法理學經典導讀書目?

陳建綱:

邊沁創立的學派在中文語境中,長期被翻譯成功利主義,這直接導致一種錯誤的見解:社會大眾以為邊沁跟他的學派代表的是急功近利的立場。這次我選擇邊沁的《道德與立法原理導論》(An Introduction to the Principles of Morals and Legislation)作為導讀的書目,理由之一是希望能夠導正這種對於邊沁與效益主義的誤解,實際上效益主義是最不功利的哲學傳統。另一方面,以西方政治哲學來說,效益主義是當中的一個重要學派並且產生深遠的影響,本次的導論也是希望經由介紹邊沁的這本著作,來引領聽眾初步認識邊沁與效益主義。

陳弘儒:可否說明一下邊沁在政治學界的貢獻以及重要性?

陳建綱:

在邊沁之前,西方政治哲學主要受到自然法(natural law)、自然權利(natural right)與社會契約論(social contract)等重要理論的影響,這些理論形塑了當時西方社會對於政治的規範性理解。雖然邊沁不是第一個批判這些理論的政治哲學家,例如David Hume對於社會契約論的批評也是西方政治思想史中相當重要的貢獻,但邊沁是第一位全面性且系統性批判上述理論的思想家。在提出他的批判之後,邊沁以實證法、效益原則與道德心理學為基礎,對於政治、法律、道德,乃至於諸多實踐議題如貧窮、獄政、國會改革、國際關係等,提出批判性的改革方案。因此,我認為邊沁的政治思想在十八世紀末與十九世紀初,發揮了典範轉移的效用,這也說明了他的貢獻與重要性。

陳弘儒:如果有人對於邊沁有興趣,你覺得他們可以從哪些書籍著手?以及是否有推薦的二手閱讀文獻?

陳建綱:

對邊沁的思想有興趣的讀者,建議可以從他的A Fragment on Government入手。這是邊沁的第一本著作,它的篇幅較短,邊沁撰寫此書的目的,是對於Sir William Blackstone的政治理論進行批判。從這些批判中,我們可以讀出邊沁的政治思想在日後的發展軌跡。

陳弘儒:是否可以推薦幾本對你思想影響深遠的書籍(不限於哲學)?

陳建綱:

承接以上的脈絡,我想推薦洛克的《政府論次講》,這是一本對我產生深遠影響的政治哲學典籍。雖然推薦這本書跟我導讀邊沁的《道德與立法原理導論》似乎有些格格不入,原因是洛克所闡述的自然法、自然權利與社會契約,恰巧是日後邊沁所批判的主要目標。但是,在一個較為間接的意義上,我認為邊沁所繼承的正是洛克所開創的自由主義傳統,雖然這個傳統到了邊沁的思想中經歷了根本性的改造。另一方面,台灣是一個自由主義的社會,在現下也遭逢自由主義發展的危機。相較於將這樣的危機歸咎於洛克的理論缺陷,我認為值得思考的是我們是否真正融通了洛克的自由主義精神,或者僅是片面的擷取他的思想?基於《政府論次講》對我個人的影響,以及它可能帶給台灣社會的啟發,我願意向讀者推薦這本著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