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的問題》導讀人訪談

導讀影音導讀講義

個人與政治社群的關係,一直是政治哲學上相當困難與複雜的課題,而在20世紀上半葉所發生的納粹德國的罪責更是具體引發了個人責任與政治社群行動責任之激烈辯論!本書是探討德國政治責任的重要著作,其內的觀點亦可替轉型正義做出基礎理論的工程。石忠山老師目前任教於東華大學公共行政學系,而透過文字的訪談,他將簡單扼要地指出本次經典導讀的相關背景知識與脈絡。

受訪者:石忠山(東華大學公共行政系教授)
訪談者:陳弘儒(台灣法理學會秘書長、中研院法律所博士後研究人員)

1. 請老師簡單介紹一下自己的學習背景、研究領域與旨趣等。

我曾就讀師專,後來因為困擾於國家公費限制了個人的生涯規劃,遂於返鄉任教一年取得畢業證書和服完兵役後,辭去小學教職並前往德國留學。在德國求學階段,先在美茵茲大學(Universitaet Mainz)學習德文,後赴海德堡大學(Universitaet Heidelberg)完成碩士及博士學業。

我的主修科目是政治學,副修法律和社會學。現階段研究旨趣和領域主要聚焦於法政哲學及社會理論,近幾年較具代表性的學術著作包括〈後國族時代的民主與法律 – 哈伯瑪斯政治思想的若干反思〉《人文及社會科學集刊》、〈憲政愛國主義 – 探尋一個國族認同的理性概念〉《 政治與社會哲學評論》、以及〈轉型社會的民主、人權與法治 – 關於「轉型正義的若干反思」〉《台灣國際研究季刊》等。自2005年起,我開始任職東華大學,現在為公共行政學系教授並兼該系系主任。

2. 為何選擇Karl Jaspers的「罪的問題:論德國的政治責任」 (Die Schuldfrage- Von der politischen Haftung Deutschlands)這本書?以及他如何與轉型正義的問題相結合?

即便著迷於哲學和政治思想,我對雅斯培的認識其實是相當初淺的,一直到我真正閱讀了這本書之後,才真正領會,為什麼漢娜鄂蘭(Hannah Arendt)會在一篇給雅斯培的公開讚詞中,讚譽他思想的清晰與明澈,我個人也完全同意,他值得這樣一種讚譽。

和多數人一樣,我原先只聽聞這位鼎鼎大名的哲學家,但並未真正仔細閱讀過他的任何一本著作,頂多只是在一些短文中閱讀到有關他的報導。事實上,華語學界也確實相當缺乏有關他的政治思想的系統性介紹與深入研究,算是一個相當小眾、不被人們廣為熟知的知識領域。大家普遍熟知的,是他對存在主義哲學的貢獻。

而我最早接觸他的著作是在海德堡求學的那段時間,當初只是為了繳交報告和撰寫自己的研究論文,而在舊書攤買了一本他談論Kant思想的著作,後來也在一次書店賤價拍賣一些賣不出去的書籍時,看到他的「哲學大師」(Die grossen Philosohpen)兩本巨冊竟然這麼便宜的被丟棄在滯銷籃子裡,於是便隨手買了回去,但也並沒有真正花時間好好閱讀這幾本書。

直到前幾年,中研院政治思想專題研究中心的前執行長張福建老師邀請我到中心做一場報告,而我也藉此機會把當代憲政愛國主義的論述做了一次系統性的整理後發現,這個被哈伯瑪斯炒熱的思想概念,事實上在雅斯培的思想著述中早已獲得了孕育。因為這個發現,雅斯培的政治思想論述引起了我的注意。

我其實並非雅斯培專家,而是只接觸到了他龐大思想體系中的其中一個小小部分,他留下的著作太豐富了,而且涉及的研究領域廣大,從精神病學、心理學、哲學,以及後期的政治思想論述,和針對德國與世界政治局勢所做成的反省等,都是雅斯培生前所關注的議題領域,他也分別在這些不同的領域中做成了重要的貢獻。

這幾年我因為也投入轉型正義的基礎理論研究,發表過相關的研究論文,因此,當我有一天接到當時仍任職於中研院歐美所、現任教於台灣大學法律學院的蘇慧婕教授的來信,希望我能參與她所主辦的「德國統一前轉型正義學術研討會」,並且撰寫一篇關於雅斯培這本著作的文章時,我毫不考慮的答應了她,希望藉此讓自己開啟雅斯培政治思想的大門,後來也就這樣一頭栽進了這本書的思想世界,我是在這樣一種機緣下接觸了這本書。

「罪的問題:論德國的政治責任」(Die Schuldfrage: Von der politischen Haftung Deutschlands)這本書之所以引起我們的注意,主要是因為這幾年台灣社會關注轉型正義的議題,並且就在這個時候,我被請去撰寫這本二戰結束初期針對德國戰爭罪責反省得最為透澈的一本思想著述時,我才終於有機會認識雅斯培對於這個議題的系統性論述,和見識到他思想的深邃與明澈。他在這本書裡頭因為深刻反省和分析了德國以及德國人應該為二戰所負的各種不同類型的責任,完全契合當代轉型正義的議題核心,因此非常值得我們在討論台灣當下的國家轉型正義問題時加以引介,看看他的思想論述中,究竟有哪些深刻的見解足以供我們採借和反省。

3. 請簡單說一下這本書的基本觀點?

我在2017年10月20日中研院歐美所所舉辦的「德國統一前轉型正義」研討會中,已針對Karl Jaspers這一本書做了初步的介紹,我將本書的問題背景摘錄如下。

二戰無疑是人類歷史上的一大悲劇與浩劫,戰爭所留下的道德虛無,同時也意味著物質毀滅以外的精神崩落。在那個缺乏共同精神連結的時代廢墟中,雅斯培試圖找尋的,是那個失落已久的共同體倫理價值精神,他選擇藉由對話與傾聽,來超越國家社會主義傳統思維所無法建立的共識與相互理解。眾所周知,二戰結束後,德國和國際社會掀起了一股清算德國戰爭罪責的激烈爭辯,當時,德國社會普遍留傳一種說法認為,只有納粹黨員有罪,而人民卻無罪,但事實果真如此單純?納粹領導人和其他戰犯固然應對這場世紀災難負起最大責任,但是,為數眾多的德國人民也以不同的方式,直接或間接地參與了這場世紀災難的鑄成,而這也引發了許多有待我們思考與回答的問題,其中包括德國社會必須面對的政治責任問題,以及事涉個人道德層面的良知問題。

作為一位冷靜和具有洞見的思想家,雅斯培不僅拒斥了這樣一種逃避心態,還近乎冷酷地要求眾人靜心思考,這些來自各方不同的指控,究竟哪些是有道理的,以及哪些不是?在他看來,似乎只有當人處於困境中才能真正感受到,什麼才是我們作為人應該恪盡的職責。他期許我們在平靜的思考中領悟和掌握生命,進而塑造一個純淨的靈魂。在他看來,每一個生存下來的德國人,都有義務正視德國的戰爭罪責問題。這不僅是身為德國人所必須面對的問題,同時也是作為一個人,就得正視的問題;對他來說,只有當我們赤裸的面對生命處境的真實性時,才能讓自我的生命獲得尊嚴。換句話說,對於雅斯培而言,只有當我們主動提起有關罪責的問題,而不是經由他人向我們提出的時候,思索這些問題,才會更具有其意義。

雅斯培在這本著作中,首先針對罪的類型做成了如下四種不同類型的區分:刑事罪責(kriminelle Schuld)、政治罪責(politische Schuld)、道德罪責(moralische Schuld)、形而上罪責(metaphysische Schuld)。雅斯培特別關注政治罪責與道德罪責之間的內在關連性,他明確指出,我們的政治行為模式,以及一個國家的政治狀態,與這個國家公民的道德生活模式息息相關,我們每一個人又都生活在歷史生成的政治狀態與條件之中,並且受到這個政治共同體的政治倫理與世界局勢所影響。一個國家的政治倫理只有透過這個國家人民在道德意識、各種知識與意見上的積極交流才能獲得形塑;換句話說,政治倫理只能建立在政治自由的生活模式之上,一旦多數人民對於共同形塑這個國家的政治倫理表現冷漠,這個國家據以行動的基本原則將會是與國家公民意志相脫離的行事原則。在他看來,德國人的政治行為模式顯然當時多數人們的道德生活模式息息相關。當部分人以為,國家權力之運作與我無關,平常也對政治運作保持冷眼旁觀,頂多只是單純地選擇服從國家所做成的任何政治決定,最終得出無須為國家行動負共同責任的認知。顯然的,這樣一種心態,正是雅斯培所以為,因為對政治的冷漠,所形成的政治文化與政治倫理,這樣一種政治行為模式因為充分體現這個政治共同體多數人民的道德意識,也因此,他認為,一個國家的政治罪責是與其國家人民的道德罪責息息相關的。

反省自我在整起災難中所應承擔的罪與責,是任何一種嚴肅的倫理認知所要求我們盡到的理性義務,它否定任何將罪責問題推給歷史機運的脫罪企圖,也不同情一種錯誤的悲劇情緒,認為德國人為活在這個災難世紀的全世界人類肩扛罪責這樣一種說法。對於雅斯培來說,戰爭所帶來的刑事訴究與政治責任,或許會有終了的一天,但是在道德和形而上的領域,一個人一旦跨入了那個真誠的自我反省層次,那麼這樣一種自省,就將會是靈魂永不終止的自我透視之旅,德國人若不願走上這條靈魂自我淨化的道路,真理也將不會成為德國人精神文明的一部分。

4. 如果有人對於Karl Jaspers有興趣,您覺得他們可以從哪些書籍著手?

目前華語出版品當中有關雅斯培的著作,主要集中探討他的存在主義哲學,這部分已經有太多出版品可供讀者參閱。但關於「罪的問題」這本書,則尚未在華語世界受到熱烈的討論。最近一篇探討本書的文章,是一篇由中國大陸吉林師範大學金壽鐵教授所撰寫的一篇文章「罪責反省:克服過去的新生之路」。這是一篇發表於去年(2016)的學術性文章,概略地介紹了雅斯培這本書的主要論點與內容,是目前為止,關於雅斯培這本書的最佳入門,有興趣的讀者可以上網覽閱。